大结局 汉当更强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光阴似箭,一转眼,时间就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二年,来到了汉匈主力决战十二年后的冬天。

    篾匠刘季狼吞虎咽的吃着刀削面,吃得又香又甜又快,连汁水沾在了他花白的胡须上都没有发现。五年前,刘季第一次吃到刀削面的时候是这个吃相,五年后依然如此,十几年前烙饼馒头的出现,让刘季果断抛弃了自己吃了三十多年的小米饭,改为了以亩产更高的麦面为主食,五年前尝到了刀削面的美味后,刘季又变成了刀削面的忠实拥趸。

    “良人,瞧你那吃相,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三天没有给你做饭了。”头发同样已经花白的妻子来到了刘季面前,一边嗔怪的埋怨着,一边用手帕替擦去刘季胡须上的汁水,又问道:“今天的面怎么样?我放了西域传来的芝麻油,就是不知道你吃不吃得习惯,所以只放了一点。”

    “香,比猪油还香。”刘季一边咀嚼着面条,一边含糊不清的回答,又说道:“下次做刀削面,可以多放一点。”

    “那就好。”妻子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说道:“既然你喜欢这个味道,那我以后试着买一点芝麻酱,做芝麻酱刀削面给你试试,听里长说,陛下派人在长安的菜场里教人做芝麻酱,比芝麻油还香,长安城里有好些商贾都在做了卖了。”

    有些贪嘴的刘季点头,又随口说道:“以后每到初一十五,只要你有空,也去城里的菜市口学一学那些新东西,张铁匠的媳妇在那里学到了用铁锅炒菜,现在他家天天吃炒菜,我也想试一试。”

    “知道了,你这个老谗鬼。”妻子笑着骂了一句,又说道:“今天进城卖货早点回来,晚上我给你包饺子,白菜馅的。”

    贪嘴的刘季高兴点头,很快就把碗里的面条扒了一个底朝天,一抹嘴挑起货担就要出门,妻子赶紧追了上来,把一个布包塞给了刘季,说道:“馒头,给你晌午吃,如果生意好,买一碗肉汤配着吃,不要图省钱就干嚼。”

    “还过晌午(吃午饭)?你当我是关内侯,一天吃三顿饭?”

    刘季有些舍不得的不肯接馒头,妻子则坚持把馒头塞给了他,说道:“拿去吃吧,朝廷早就下过诏书了,废除平民一天只能吃两顿饭的古礼,我们这些黔首只要家里过得去,一天不管吃几顿饭他们都不管了,今年天下大熟,粮食便宜得朝廷都要倒贴钱高价收购,我们家的篾器生意又好,你也五十多的人了,能吃就多吃些,别饿坏了身子。”

    拗不过妻子的好意,刘季最后还是接过了馒头揣好,然后挑上装满了篾器的货担出门,走了二十来里路后进到了长安城,先是把城里食肆定做的蒸笼送货上门,又挑着剩下的蔑筐簸箕等物到了西市,寻找合适的摊位卖货。

    大汉开国皇帝自登基后就把岁首改为了正月初一,十二月下旬已是临近年关,市肆里热闹异常,挤满了买卖货物的商人和百姓,刘季又来得晚了些,花了好半天时间才在角落里找到一个地方把蔑器放下售卖,不过也还好,因为年底生意好做的缘故,刘季的生意相当不错,才刚到正午就把篾器卖了一个七七八八,装着铜钱的荷包也变得逐渐的重了起来。

    没有什么比生意好更让一个手艺人开心,还因为朝廷取消了明券定价的烦人规矩后,刘季还把篾器卖了一个好价钱,心中高兴之下,刘季不由想起了妻子在出门时的叮嘱,便跑到附近的市肆里买了一碗羊肉汤,带回摊位上就着馒头过午,可就在刘季啃着干硬馒头的时候,旁边突然有人说道:“老人家,你怎么不试一试把馒头扳碎了,泡在羊肉汤里吃?这么吃味道更好。”

    刘季奇怪抬头,见旁边对自己说话的,是一个容貌甚是英俊的男子,穿着干净素朴的儒生长袍,脸上还带着亲切的笑容,刘季便奇怪的问道:“先生,你是在对小老儿我说话?”

大结局 汉当更强(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