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少年正当时(一)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四师叔做事一丝不苟的那种慢,语言能力有些匮乏的他很难去形容。

    苏慕只知道樱花从枝丫上飘落的速度很慢,山谷间的清泉溪水流动的速度很慢,寒山的群鸦划过天边的速度很慢,就连师兄们日日夜夜刻苦练习的剑术招式也很慢。

    慢到好像稍微一闪身就能轻松避开似的。

    师兄们在凛冽的寒风中练习得十分辛苦认真,剑在空中舞舞生风,一招一式有板有眼,练功服也被汗水浸透,每个人的脸上都一丝不苟,而在一旁看着的苏慕只觉得他们慢动作一样的姿势有些好笑。

    这种感觉对苏慕来说非常的玄妙,苏慕能感觉到自己似乎并不完全是靠眼睛捕捉发觉它们很慢的,就好像那些运动轨迹如今都非常清晰而自然地直接引入了脑海。显然从眼睛到脑海之间传输的过程被极大地省略了。

    正因为慢,所以看的清晰,可能也是因为看的清晰,让苏慕可以准确把握到师兄们剑招里的各种漏洞。

    才刚七岁的苏慕开始觉得,师兄们练习的剑招也实在太过拙劣了,几乎每一招里都会暴露相当多的空档。

    例如,应付寒山剑诀第三式的时候明明可以从容格挡反击毫无防备下路,为什么要强行以剑追身呢,又或者是第七式里虽然看似是瞄准肩胛的死角一击,其实自己的整个命门几乎都暴露了出去。

    看着看着,苏慕甚至没忍住摇了摇头。

    在发现这件事之后没多久,苏慕便决定不再参与与师兄们的合练了。小小的苏慕倒是没有什么恶意,一是他实在觉得师兄们的练习动作很慢看上去很滑稽,他没法忍住不笑,却又怕打扰了师兄们,所以只好自己避开,二是他也认为这些剑术剑招稍微有些粗劣,他不觉得有继续练习下去的必要,却又不敢跟师父开口说明。上次有个师兄因为质疑了寒山剑决的品质,直接被性格暴躁的三师叔赶出了宗门。

    而几乎是在认识到世界的慢的同时,苏慕就察觉到另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快。

    虽然这在一般人的眼中很好理解,快和慢本就是相对的。当你觉得某件事慢的时候其实就是自己看待这件事的节奏变快了。

    但是要一个七岁的孩子认知到这个相对性未免有些太强人所难。苏慕只知道,自己曾经要花一下午才能完成精确地刺穿一棵树上所有的叶片的练习,如今只需要一炷香不到的功夫,而且命中率都高了很多。又或者是,自己以前阅读一卷晦涩的剑术典藏可能需要十几个晚上,如今似乎看一眼,那些招式便很自然地印刻在了脑海里。

    想到自己可能变聪明了,苏慕有些开心。

    同时,得益于自己变快了,效率变高了,所以相对的,属于苏慕的时间也就变得更充裕了。

    而得益于时间的充裕,小小的苏慕很快又发现了世界更多新的不同。

    很爱在后山游荡的苏慕逐渐发现,山谷间的虫鸣和鸟啼变得越来越清晰了,清泉拍打细石的流响声变得越来越清脆了,远方天际的流风卷携着残雪的呼啸声变得越来越清冽了。草木的香气浓郁了,雨水的湿咸浓烈了,走兽们身上的骚臭味道都更加明显了。

    苏慕感觉自己越来越能够融入到这片山野天地之中,就连天上星星和月亮好像也比以前看上去更近更亮了些。

    这是最令他欣喜的发现。

    从很小的时候苏慕就很喜欢凝望夜空,凝望星星,他也不知道那片深邃而静谧的天穹里有什么,但他就是能隐约感受到自己与它的联系,给苏慕一种温暖而熟悉的感觉。

    如今,在十岁的苏慕的眼里,星星的闪烁好像也有了不一样的含义。苏慕觉得,划破天际的流星的轨迹看上去和剑气剑影似乎很像,夜空里的群星璀璨像是天穹在有节奏的呼吸,那独特的律动又好像是高远山说过的内息法,就连高挂的皎月的霜华都让苏慕仿

第一章 少年正当时(一)(第2/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