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剑中有星河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练习只靠下意识就挥出这样的剑招。

    如果一直苦练下去的话呢?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高远山收了兴奋,他顾不上自己的几处剑伤,上前问道:“孩子,你是什么时候达到这个层次的。”

    因为过度活动身体而消耗巨大的苏慕此时身体还有些酸痛,他还沉浸在刚才那种玄妙而迷离的境界之中,他只隐约记得那点点星光在指引着自己挥剑。光影交错间他还听到了古怪的声音在耳畔喃喃的低语。

    回过神来的苏慕有些不理解地回道:“什么层次?师父,弟子不太明白师父的话。”

    高远山不顾小苏慕迷惑的眼神,走上前去,拿过了苏慕手中的剑,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流线型剑痕,接着说道,“师父很早之前就和你提过,一名修剑者修为的高低,真气境界仅仅只是一部分,另一部分更重要的乃是剑道境界,你还记得吧。”

    苏慕点了点头,这是剑道的基础,他自然烂熟于心。

    “对于任何修剑者来说,真气与剑道领悟相辅相成,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实力。但是大部分的人剑道悟性从他出生来到这个世上便定了下来,很难依靠后天努力去改变。真气的气海总会随着每日积累而扩展,但剑道的悟性却是很难培养的。”

    说到这里,高远山停顿了一下,深深地看了苏慕一眼。

    “慕儿你还小,就算你不懂我的话,但你刚才的剑告诉我,你早已经懂了这剑道。或者说,这就是你与生俱来的天赋的一部分。你在不经意间轻描淡写挥出的一剑,是我们这些庸人终其一生都很难达到的境界。这就是你所在的层次。换句话说,你和我们都不一样,小小年纪的你已经拥有了极高的剑道境界和悟性,缺乏的仅仅是真气的积累而已。”

    这个评价显然是极高的。苏慕和音羽对视了一眼,彼此都有些震撼。

    靠近了看,苏慕才发现自己师父身上又多了一道极深的剑伤,显然,那来自于自己的剑,这里没有第三个人了。

    自己居然伤到了师父?苏慕记忆有些模糊。他转头疑惑地看了看音羽,音羽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回忆起好像方才手上是有击中的感觉,苏慕这才回过神来,瞬间脸色大变,着急地抱住了高远山的手臂,用快哭出声地语气问道:“师父你受伤了,你不要紧吧,弟子……”

    “羡慕啊。”高远山并没有直接回答苏慕,也完全没有理睬自己受的伤,他这样的语气,苏慕确定自己此前从没听过。他现在很想说些什么,或者问些什么,但他想起自己的语言能力不是很好,一时间脸涨的通红。

    高远山低头看了看他,摸了摸他的脑袋,再次回复到了那个慈祥和蔼的样子,说道,“慕儿,可以答应师父一件事吗?”

    苏慕赶紧用力地点了点头,他还不知道是什么事,但师父要他做的,哪怕再枯燥他也愿意去做。

    “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高远山问道。

    “是什么日子?弟子不知。”苏慕有些迷惑。

    “你傻呀慕哥哥,明天是你生日啊。”音羽在一旁提醒道。

    “嗯,没错,明天你就十岁了,孩子。”高远山再次慈爱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在寒山剑宗,十岁的孩子要做什么,你应该没忘吧?”

    “是,师父,按规矩,十岁的孩子要参加天赋测试决定内外宗的去处。”苏慕回道,这是今天他遇到高远山以后说的最完整流利的一句话。

    “正是,天赋测试。一直以来,我们寒山剑宗的天赋测试都是让孩子们挥出一套完整的基础招式,根据其流畅程度来进行测试,但其实这样测试的并不是天赋,而是对已有剑招的重复罢了。”

    掌门高远山停顿了一下,深深地看了苏慕一眼,继续说道。

    “真正的天赋,绝不是重复,而是创造。是无中生有的追寻。这才是剑道的真意。”

    “而你,正拥有着超绝的剑术天赋,不需要参加什么测试,我刚刚已经确认过了。”

    苏慕很认真地在消化高远山话语中的含义。

    苏慕虽然在师兄眼中看上去有些憨,但心中却通明得很。自己剑术天赋很高,其实早在最开始感受到身体变化的时候苏慕便已经想到了。音羽也一直这么对自己说。只是苏慕性格比较温和,缺少了跋扈和攀比欲的苏慕也没有太将其放在心上。哪怕这里是寒山剑宗,是一个终身与剑相伴的地方,一直到刚刚为止,对苏慕来说剑的最大意义也只是帮助自己消除脑海里的诡异声音罢了。与其拿剑去攀比,还是帮助音羽练习更让苏慕有满足感。

    但眼下情况显然发生了改变。一直枯燥的个人基础练习显然与孩子的天性不符。而体会过对抗和创造的乐趣之后,苏慕对练剑已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如果不是为了消除那声音和头疼,自己还愿意继续练剑吗。

    换在数个月前苏慕可能会犹豫,但现在的他觉得自己应该会给出肯定的答复。

    更不用说从高远山口中说出的肯定对小小的苏慕有着多么大的鼓舞。

    对此时还不满十岁的孩子来说,这个自己一直以来视若亲人,又尊敬又仰望的存在,亲口说自己有着绝佳的剑术天赋,没有什么比最敬佩的人的表扬更值得开心的了。

    想到这里,苏慕悄悄握紧了拳头。

    看苏慕许久没说话,高远山心里也有些不安。他有些担心自己刚刚是不是把这孩子捧得太高了。虽然自己对苏慕的评价没有一丝一毫的夸张,完全是发自内心的客观评断。但过早地对一个孩子的吹捧,可能会帮其建立信心,也可能会助长他的自负,日后也许会影响到剑心的纯粹。古往今来剑之一道,从来不缺天资卓越之人,但却仅有极少的人能走到那至高的境界。有人迷失在了途中,有人向瓶颈屈服。几乎所有的剑道宗师都认为,修剑之人最终能达到什么境界,对剑道的悟性固然重要,但终究还是要看他是否有纯粹而执

第五章 剑中有星河(第2/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