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如流星坠落(一)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慕儿是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慕儿方才那招剑舞九天舞的突然,我又不断地为其天赋所惊讶和兴奋,全然忘了这一点。昨日我向其展示剑龙穿心时,无论剑威剑势都控制在与恩成差不多的水准上。慕儿能够轻易地学会便说明,他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是在了解了剑招的形态并加以反复练习之后才能慢慢认清并了解招式的本质,而慕儿是看到招式便理解了它的本质,再倒推回剑的形态进行模仿。”

    本就是剑术天才的李孟儒和李恩成自然明白高远山此言是什么意思,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一般人学剑,哪怕再有天赋,也是先学会架势,再慢慢掌握其精髓。而苏慕恰恰相反,看一眼便理解了其精髓,然后再反推回来揣摩其架势。

    “所以阮启慎那混蛋才选择了剑舞九天!是因为这一招本就是以剑意极其晦涩著称!而苏慕仍然能很好的理解其真意,也正是因为理解得太好了,在强行模仿其形的时候想要与自己理解的意靠拢,才会如此强行地催动自己身上本就不多的真气,为的就是能将剑招按自己的理解复刻出来?”

    “正是如此。”高远山难忍心中恨意,咬牙切齿道。“这么多年阮启慎虽然一直是我们师兄弟中最孤僻的一个,我却总认为他性子不坏,还将宗内事务掌管大权交给他,到底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可是师兄,你有没有想过,阮启慎是如何知道苏慕先知其意再仿其形的?我们应该都是今天才知道苏慕有此天赋才对,难道他是临时起意?”

    “我不知道,但我觉得应当不是。”高远山说道,“所以我找你来,便是需要你在宗中好好地查一查。这阵子我得想办法带慕儿去治疗经脉,怕是有一阵不能留在宗内。如果阮启慎今日所为是早有预谋,定会借此机会发难,师弟切记留心。在我不在的时候,便由你来主持宗内大局。”

    “孟儒谨记在心!可眼下苏慕经脉尽断,难道还有什么抢救的方法吗?”

    “方法我不知道有没有,但眼下我能想到求助的人也就只有一个。”高远山答道。

    “谁?”

   &

第十一章 如流星坠落(一)(第2/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搜索